林徽因:不求浓烈相守 但求淡淡相依

2018-02-14 09:38:21 中国网

    大多数人都以为这首诗是她对徐志摩的表白,但事实并非如此——这首诗是她写给儿子梁从诫的。

    然而停留是刹那,转身即天涯。

    红尘陌上,独自行走,绿萝拂过衣襟,青云打湿诺言,山和水可以两两相忘,日与月可以毫无瓜葛。那时候,只一个人的浮世清欢,一个人的细水长流。

    在孩子们眼里,林徽因乐观且坚强,虽生于大户人家,她却可以“在菜籽油灯的微光下,缝着孩子的布鞋,买便宜的粗食回家煮”。她在颠沛流离中曾因肺炎连发几天高烧,险些失去生命。

    可虽然艰难,她还是能享受生活艰苦之余的美好。她在给友人的信中说:“这儿的阳光总是异常的明媚,天空昼夜湛蓝,云朵自在惬意地飘动。”

    她在战火纷飞的年代里保持着“倔强的幽默感”,给孩子们传达了对生活的坚定信心。

    有多少繁花满枝,就会有多少秋叶零落。

    二战后,她的身体状况已相当糟糕,医生诊断她的生命仅剩五年,但面对朋友让她前往美国治疗的建议,她却拒绝了。

    她不愿意离开祖国,要与同胞共患难。她说:“自己从小受欧美教育,但珍视中国;最看不起一类人,就是没喝过多少洋墨水,却认为西方比什么都好。”

    她给孩子的爱,不仅是物质上的体贴,更是精神、品质上日久天长的熏陶——要成为什么样的人。

    我佩服那些可以隐忍的人,将自己的苦痛掩映得那么深,只取快乐与别人分享,其实内心悲伤早已泛滥成灾,却看上去若无其事,岁月安好。

    有些故事来不及真正开始,就被写成了昨天;有些人还没有好好相爱,就成了过客。

    多年以后,林徽因对儿女说:“徐志摩当初爱的并不是真正的我,而是他用诗人的浪漫情绪想象出来的林徽因,而事实上我并不是那样的人。”

    她欣赏徐志摩的浪漫与飘逸,但面对爱情,她却能保持理智、冷静,而不在爱里迷失自己。

    曾几何时,我们做了世上那最柔情的人,为一朵花低眉,为一朵云驻足,为一滴雨感动。

    事实上,人们讲述她与徐志摩的爱情,更多是由于这份感情“未发生”和“不可能”,却忽略了作为妻子的林徽因,对丈夫几十年如一日的陪伴,才是最深沉的爱:

    前往美国留学前,梁思成曾遭遇车祸,此后一生均需要依靠铁马甲固定脊椎,一摘下铁马甲,身体便弯曲如虾,但林徽因对他不离不弃,一生陪伴、照顾。

    爱,从来就不仅仅是诗文章句里喧哗的深情,更是付诸行动、寂静的陪伴与关怀。

    一个人,一本书,一杯茶,一帘梦。有时候,寂寞是这样叫人心动,也只有此刻,世事才会如此波澜不惊。

    这世上,不是只有烈酒才能醉人,不是只有热恋才会刻骨,有时候,一份清淡,更能历久弥香;一种无意,更能魂牵梦萦;一段简约,更可以维系一生。

    不求浓烈相守,但求淡淡相依。

    尝尽人生百味,方知人间冷暖。

用户评论

© 2018 昆明信息港版权所有