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文化 正文
京城老影院的各种活法
北京晚报    07-15 15:43:05

从大栅栏西口往东走,没几步路,就到了大观楼电影院。这里被称为“中国电影诞生地”。

“能参观吗?”一个路过的游客问。

“暂时不能,我们这里放电影,您可以买票进去看电影。”工作人员回答。这样的对话,每天都在发生。这个超过百年历史的老建筑,尽管是大栅栏的一处地标建筑,但最主要的功能还是放映电影。

记者近日走访了北京城依然在营业的几家老电影院,它们各有各的活法。

很多人以为我们是博物馆

地处大栅栏核心地段,从吸引客流的角度看,大观楼所在的位置无疑是绝佳的。每天,来自天南海北的游客来来往往从这里经过。时不时地,就会有人被大观楼气派的门脸吸引。

走近一瞧,大观楼门前还有一尊半身铜像,这是中国电影之父任庆泰。一进门厅,能看见高高挂着的大观楼影城导游全景图和简介。从简介上可得知,1902年,任庆泰收购了马思远茶楼,将其改称为大观楼。1905年,任庆泰在自己的丰泰照相馆拍摄了中国第一部电影《定军山》,并在大观楼放映。2005年,国家广电总局正式认证并确认大观楼为中国电影诞生地。这里还因为连续放映电影100年且原址不变,被收入大世界基尼斯纪录。

对游客来说,这是一个越看越像博物馆的建筑。但工作人员冲游客说的第一句话就是:“我们这里放电影。”游客们这才恍然大悟:“不能参观啊?”

工作人员表示,目前暂时不能接待参观,想看电影可以现场买票。从售票大屏幕看,在这个工作日的下午,余票很充足。绝大多数游客被告知不能参观后,站在门口拍两张照便离开了。

工作人员介绍,目前影院的主要功能还是放电影。但和处于商圈里的大影城比,票房差距很大。据“艺恩数据”显示,大观楼影城在2021年5月总票房只有34.48万,在北京所有影院中排名第195位,场均人次只有13人。

“没办法,我们这里很多东西是不能动的。设施、设备、人手确实跟不上。”这名工作人员说,到这里看电影的,大多数是附近胡同里的居民,还有一些来京旅游并住在附近的游客。

距离大观楼约4公里,在西单大悦城10层,也有一家老影院——首都电影院。创建于1937年的首都电影院,在2008年迁到西单大悦城后,已经看不出老影院的样子,脱胎换骨成了一个大型影城。如今,首都电影院西单店已经是全国首屈一指的大影院,2020年票房排名不仅是北京第一,还是全国第一。2021年5月的票房排名同样是全国第一。

地质礼堂现在既可以看电影又可以看话剧。

最卖座的演出变成了话剧

西单往北就是西四,在上世纪,西四周边的电影院曾经“三足鼎立”——居民口中的“红楼”“胜利”和“地质”,三大影院相互之间步行只要10分钟。但现在,只剩下“地质”一家了。

“地质”说的是地质礼堂,其前身是落成于1959年的地质部“李四光讲习所”,现在依然隶属于国土资源部。从西四地铁站D口出来,能看到国土资源部和地质博物馆。往羊肉胡同里面走,很快能看见一个铁质拱门,上面大红字写着“地质礼堂”,还有“珠宝街”和更大字体的“开心麻花剧场”。

这就是地质礼堂的现状——礼堂大厅里,标志性的玻璃吊灯和旋转楼梯还在。电影依然是主要业务,同时还兼营着珠宝销售,但最卖座的演出已经是开心麻花的话剧。

礼堂外,有一间办公室是业务部。部里有两个人,经理张妍,北京女孩;业务员王健,还差一年就退休,他参加工作那年,正好是地质礼堂开始对外放映电影。张妍说:“电影,找王老聊就对了,他就是老电影院的活历史。”

小时候住东四的王健,爱看电影。“那时候没那么多娱乐,大家都爱看电影。”东四的长虹、明星,东单的大华,他都常去。有时候,也会坐公交车跑到西四来,到地质礼堂看电影。后来,王健去成都军区当兵,主要工作是放映电影。“放的是露天电影,下部队,找一块空地就能放。”上世纪80年代,王健复员回北京,分配工作到地质礼堂,没承想还是放电影。这一干,就是四十年。

聊起电影,总有说不完的回忆。炭精棒放映机、钨灯放映机、骑自行车送胶片,这些已经尘封的往事,王健回忆起来,历历在目。在上世纪90年代初,老电影院最辉煌的时候,地质礼堂因为拥有1000多席的大剧场,能跟首都电影院分庭抗礼。“刘德华、巩俐,这些大腕主演的电影,首映式、见面会,经常放在我们这儿。”王健说,好电影经常一票难求,排队买票是常有的事,甚至还有把礼堂大门挤坏的情况发生。

进入新世纪后,面对大影城的压力,地质礼堂不断尝试转型。增设豪华小厅,看电影送咖啡,添置卡拉OK厅,开辟录像厅,设备更新也一直没停过。但因为厅少、缺乏停车位、远离商圈等因素,地质礼堂辉煌不再。胶片早就改成了数字硬盘,王健也学会了用电脑播放电影。但到地质礼堂来看电影的人越来越少,直到开心麻花出现。王健说:“现在电影还是主业,不能不放,但话剧的上座比电影好。”他开玩笑说,地质礼堂能活到现在,凭的就是“有一双眼睛看就放”的精神。

一边聊着,王健和张妍在商量着电影排期。地质礼堂没有对外开放的停车场,来看电影的观众,多是步行、坐公交或者地铁来,以中老年人和家庭为主。所以在排片时,他们很注意合家欢类型电影的排片。张妍说:“有很多像我这样的80后,小时候来这里看过电影,现在带着自己的孩子来看,已经成了习惯,有感情在。”

硬件没优势特色想办法

建成于1955年的广安门电影院,从外观上看,还是老模样。经过2012年的内部大修翻新后,现在已经有7个厅,共1000多个座位。

在2021年5月的票房排名上,座位数并不算多的广安门电影院在北京市237家电影院中,排名第35。而且,单月上座率高于北京单月平均上座率。

“我们主要是立足于本区域,而且主动走出去,推销自己。周边的各个单位、机构、社区、团体,组织观影活动,包场很多。”市场部负责人潘戎说,在北京的老电影院中,广安门电影院是比较早利用新媒体等宣传手段的,如今已进驻微博、微信、抖音等平台。

她拿出两张宣传单。一张是年前制作的2021年观影前瞻,一张是上个月制作的暑期观影前瞻。市场部的同事们,会拿着这些宣传单主动去推销。今年是中国共产党成立100周年,红色影片上映比较密集。“正好,很多单位的党建活动,也需要一个平台。我们就准备了各种材料,免费提供给观影团体。再经过新媒体一宣传,效果非常好。”

团体客源稳定增长,影院对散客的优惠措施,也一直坚持着。“我们门市价就比较低,会员价几乎就贴着最低限价了。像最近刚上的《比得兔2》,我们这边会员价才20到25元一张票。像《复仇者联盟4》这种三个小时的超级大片,全城一票难求的时候,我们这儿,会员价25元。”

在周边五公里范围内,有多家大型影城,它们的看片活动,通常是红毯、明星、媒体云集。而广安门电影院,则拥有自己的特色。他们有意识地组织小众文艺片观影沙龙等活动,把活动的视频再通过网络发布出去。

“多赢吧,既组织了活动、宣传了影片,也给影迷看片和交流的机会。”市场部负责观影团的张淼说,像《波斯语课》、《普罗米亚》这样偏文艺的“小片”,很受影迷的喜爱,讨论质量很高,“有时候沙龙时间都不够用。”

潘戎说:“我们没有因为自己是老影院就甘于落后。硬件上没优势,就在特色上想办法。”(北京晚报 记者孙毅)

编辑:张玉玲    责任编辑:曹月
相关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