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理论时评 正文
涉地域特色商标权利须更加明确
光明日报    12-03 09:29:06

近段时间,“逍遥镇胡辣汤”“潼关肉夹馍”的话题多次登上热搜。与此同时,“信阳毛尖”商标侵权纠纷也引发了人们的关注。

广东东莞一商户反映,他因售卖“信阳毛尖”被河南省信阳市茶叶协会以侵害商标权为由起诉,索赔3万元。对此,信阳市林业和茶产业局茶产业发展中心相关人员表示,与“胡辣汤”“肉夹馍”的维权不同,对东莞商户的起诉索赔是信阳市茶叶协会进行正常的商标维权行为,若商户要使用“信阳毛尖”商标,须通过信阳市茶叶协会授权。

一边是“信阳毛尖”商标由信阳市茶叶协会在2001年申请注册,且该协会强调申请商标使用授权无须缴纳费用;一边是在一些地方存在着其他产地的茶叶以次充好,打着“信阳毛尖”的牌子对外销售的情况。以此而论,信阳市茶叶协会以侵害商标权为由起诉相关商家,与此前“胡辣汤”“肉夹馍”事件确实不能一概而论。在此,“信阳毛尖”维权,跟“库尔勒香梨”商标维权情况类似。有法律人士表示,如果商家以“库尔勒香梨”之名售卖来自其他产地的香梨,这种做法既侵犯了商标专用权,又损害了消费者的合法权益,库尔勒香梨协会进行维权打假工作是正当的。

事实上,检索相关公开信息可知,包括“信阳毛尖”“西湖龙井”等知名茶叶品牌在内,茶叶商标维权行动早就开始,“信阳毛尖”目前涉及的法律诉讼就有上百起,并且有不少成功维权案例。但结合现实来看,茶叶品牌的维权行为,仍存在无法回避的争议。比如,像“信阳毛尖”这种带有明显地域特征的商标,往往既是证明商标,也是地理商标。而后者由于包含了地理、人文等多种因素,其商标权益归属,是不是可以由某个协会来垄断,这其实也正是“胡辣汤”“肉夹馍”维权事件中的关键性争议所在。

商标法实施条例规定,以地理标志作为集体商标注册的团体、协会或者其他组织,依据其章程接纳会员,使用该集体商标,其他不参加该注册集体商标的,也可以正当使用该地理标志,该团体、协会或者其他组织无权禁止。若据此,信阳市茶叶协会维权的根据就成了问题。而若信阳市茶叶协会无权维权,则“信阳毛尖”的地域性特征又如何维护,谁是维护这种以地域性为前提的产品特性的商标权的适格主体?

并且,如果“产品(茶叶)来自信阳,符合信阳毛尖标准便可以向协会申请授权”,那么,这是不是意味着只要是信阳产的茶叶,就都应该向协会申请授权才能被冠以“信阳毛尖”的名号对外销售?如果是这样,即便是授权无须缴纳费用,这背后是不是还涉及产品来源、进货渠道等隐形利益关系?还有一点值得厘清,打击假冒伪劣与追究商标侵权责任到底能不能画等号?

涉及地域特色的商标权利保护,关系到品牌形象、上下游产业链、中小企业和商户等多方面的利益平衡,其权利边界到底该如何确定,是一个复杂的议题。如果带有地域特色的产品商标由协会掌控——尽管无费用,但仍然有门槛,那么,相关产品的价格还是市场价格吗?

因此,涉及地域特色的品牌商标,其对应的商标使用权利到底该如何合理维护,目前仍有待在法律层面给予更明确的规范。“胡辣汤”“肉夹馍”维权停歇之后,“信阳毛尖”争议又现,这说明有关问题并没有真正消除。在经济活动日益多样复杂的当下,尽早厘清相关问题非常必要。(作者:任然)

编辑:朱俊杰    责任编辑:孙红亮
相关推荐